聽到這活寶來了,朱棣差點打翻茶杯,幸好濺出來的水沒把炭盆澆熄。他緊張地瞟了瞟盆裡悶燒的火苗,方高聲應道:「不在!」

朱棣這般掩耳盜鈴的作為,自不會讓朱厚照死心,只聽他敲門敲了半刻,便與前來逐客的陶俑兵打起來,打得乒乒乓乓,直從門外打到門內,門內打到中庭,中庭打到後院,直像要把燕王府給拆了。

「可惱啊!你們這些攔路的蝦兵蟹將,在本將軍手下,還不是冬瓜豆腐,任我宰割──」朱厚照一身戎裝,手揮不知哪裡弄來的波斯彎刀,刀柄還鑲著一枚鵝蛋大的紅寶石,手起刀落,後院頓時滾了一地的木手石腳,幾個手腳殘缺的衛兵仍死心不息和他對打,阻止他闖入後院。

朱棣眉心跳了幾跳,終於忍不住把滾到他腳邊的木偶手臂撿起來,一把扔到他孫子頭上,吼道:「朱厚照!你再砍他們的手腳,我就砍斷你的手腳接上去替我站衛兵!」

「唉唷!」

朱厚照這回倒不敢砍斷他祖宗扔來的斷手,生生挨了一記,見朱棣坐在樹下乘涼,便扔下彎刀,三步併兩步上前一撩袍擺跪下,正經八百額頭點地行禮如儀。

「孫兒叩見永樂爺、太宗爺、成祖爺。」

「隨便叫一個就行了!」不知道的還以為這裡有三個皇帝呢……朱棣揮手示意他起身,隨即雙眼微瞇,沉聲道:「嘉靖的事你知道了?」

「知道啦!太祖爺最早知道的,還說你這孽子憑什麼當祖宗……啊,孫兒只是轉述太祖爺的話……」朱厚照倏地摀起自己嘴巴,見朱棣一副不甚在意的樣子,才悄聲續道:「太祖爺罵得很大聲,聽說他老人家好像又想花錢買雷劈……」

朱棣撇撇嘴,冷哼道:「知道我心情不好,你還滾來幹什麼?」

「哎呀!孫兒有一件天大的喜事要告訴您,永樂爺您聽了一定很高興……」朱厚照正欲夸夸而談,像是要呼應他口中的天大喜事,朱棣腳邊的炭盆倏地冒出一輪星火,嚇得他後退三步,驚道:「哇!這麼熱的天,怎麼有個大炭盆在這兒?」

朱棣乾咳一聲,掃了炭盆一眼,狀似隨意道:「不關你的事。」

看朱棣的冷淡模樣,朱厚照倏地「噗通」跪下,又開始他的灑狗血拿手好戲,哭拜道:「怎麼不關孫兒的事?孫兒生肖屬豬 ,生是朱家人,死是朱家鬼,牌位都放進太廟了──身為朱家的長子嫡孫,本應為祖宗分憂解勞,就算生前做不到,死後也得盡一份心力!」朱厚照抱著朱棣的大腿不放,三不五時搖晃一番以表示自己的悲痛,「俺爹去投胎了……俺娘還沒死,俺在地府只有永樂爺一個親人……永樂爺您不要不要我啊!」

朱棣給他說的一陣肉麻骨痺,袍子給他當成帕子擦眼淚。他也不知道這個小孫子為何喜歡纏著自己不放,不是央他說殺蒙古人的故事,就是要他說當年怎麼在府裡偷偷打造兵器──說實話,來到聯誼會以後,還沒朱家子孫敢問他這皇位是怎麼「靖難」來的,就連朱元璋亦是調來地府檔案才得悉經過。而且朱厚照人如其名,堪稱是臉皮最厚的朱家皇帝,罵也罵不去,打也打不走,動不動就跪跪拜拜哭哭啼啼,連朱元璋都拿他沒辦法,放在自己身邊說話,倒有幾分彩衣娛親的效果。

「我最近很忙,你沒事別來煩我,等我這裡事情弄得差不多了,就帶你去蒙古草原看鐵木真帶來的鬼靈兵,嗯?」

朱棣盡量耐著性子,一如哄小孩般諄諄教誨。果然朱厚照聞言大喜,收了眼淚便抬頭道:「當真?」

「你我君無戲言。」

「太好了,我們是偷偷去嗎?還是跟趙老大他們一塊去嗎?孫兒可以去當斥堠探路喔!」朱厚照聞言,從地上跳起來轉了個圈,興奮半天,終於想起今天過來的目的。

「對了,孫兒尚未稟報永樂爺,前一陣孫兒寫了封申請表給于判官,最近批文下來了──」

朱厚照話說到一半,炭盆突然「轟」地一聲,如火山爆發,噴出一大股黑煙,嗆得朱厚照連話都說不清楚,連連咳嗽,一張小白嫩臉也被燻成灰炭臉。

「搞什麼鬼,神帛爐 發爐了啊?咳咳咳!」

朱厚照一邊哇啦哇啦瞎嚷,一邊拿出手帕擦臉;朱棣一臉若無其事貌,拾起蒲扇,慢慢搧去黑煙,眼光在煤炭堆裡打轉,不知搜尋什麼。

「永樂爺,你在看什麼?」朱厚照探頭探腦,想來是認為這炭盆有古怪。

「咳咳,沒什麼……」

言猶在耳,炭盆又來一次大噴發,這次噴出來的不是煤渣子,而是一本青色的奏折,以及幾朵粉嫩的紙蓮花。朱棣眉頭一皺,朱厚照已然眼明手快地拾起奏折,迫不及待打開來觀悉。

「這是什麼?東廠密折嗎?還是永樂爺您『又』想偷偷聯絡誰起兵,以紙蓮花為暗號……」

「誰叫你胡說八道!」朱棣一巴掌往朱厚照的後腦勺打下去,打得這不肖孫呲牙咧嘴,但仍是攤開奏折念了起來:「伏以三元令節,釐事有經,『氏焉』潔誠,宗祈祉福……什麼玩意?還用硃砂筆寫得像鬼畫符似的!」

「不是『氏焉』,是『祗薦』。」

「喔,『祗薦』。」朱厚照乖乖照念,也不知懂也不懂,「所以這篇奏折是什麼意思?誰給我們祈福啊?熜弟嗎?為什麼給鬼看的奏折比給人看的還難懂?」

朱棣一時不知怎麼回答,半晌嘀咕道:「你那熜弟,正事不幹,成天叫道士寫青詞 來煩我,地震也來問、旱災也來問、宮裡失火也來問……這本是說七月中元節快到了,經堂道場也快開了,咱們快有錢收了。」朱棣瞄了兩眼,便把眼光從奏折轉回炭盆,貌似盼望盆裡還能噴出些新玩意。

「真的?那我也有一份吧?我記得祖宗們的神帛爐都通向宮裡吧?我可以寫信給熜弟,叫他多燒些金紙銀紙偷偷寄來永樂爺這裡嗎?看在我開金口指定他做皇帝的份上,順便問候我母后在上頭過得怎麼樣──是不是寫完扔進這盆裡燒掉,他就收得到了?」朱厚照喜道,滿腦子都是金紙銀紙在飛。這也難怪,他生平閱女閱男無數,就是生不出一子半女,死後連帶無直系子孫奉祀,日子過得苦哈哈,只能求旁支兄弟救濟了。

「……我不知道,你就試試吧。」朱棣哼哼幾聲,隨手拾起火鉗開始撥炭盆。

朱厚照便當作朱棣同意,立馬盤腿坐在炭盆旁,開始喃喃打腹稿:「嗯……噫吁呼!兄無後嗣,需錢孔急──這樣可以嗎?身邊缺筆少墨,呔!也罷,待吾撕破衣襟、咬破手指,以血淚控訴──對了,『嗣』是哪個『嗣』?土司 的『司』,還是祭祀的『祀』?」說著便作勢撕袍子。

「你這文盲!」朱棣舉起火鉗揮舞,迸落幾許火花。

朱厚照正欲和他祖宗玩追趕跑跳碰的遊戲,卻見炭盆再度「發爐」,隨即噴出一張又一張張亮閃閃的紙錢,一時數千張漫天紛飛,宛如鎏金晚霞,一老一小同時眼睛一亮,先後往炭盆撲去。

「好多好多錢哪!」

「瞎嚷什麼,想讓全鎮上都知道嗎?」

於是朱厚照緊閉雙唇,雙手卻忙得不得閒,半空抓啊撈的都往懷裡塞。朱棣罵歸罵,卻任由他去撈,自顧拿火鉗在盆裡翻找,這回果然給他翻出一本黑漆漆的小折子,上有彎彎曲曲的燙金西洋文,不知什麼意思。

朱棣瞄了一眼上面的阿拉伯數字,無聲無息把折子收入袖中,見朱厚照仍在撿紙錢,便沒好氣道:「你是撈夠了沒?」

「夠了夠了。」朱厚照朝朱棣眨眨眼,一副了然於心的樣子,「永樂爺放心,孫兒明白,這些是傳說中的『封口費』,孫兒不會和太祖洪武爺說您在府上有個小私庫直通熜弟哪裡的。」

朱棣磨磨牙齒,神色不善;朱厚照吃定他沒辦法殺人滅口,笑嘻嘻不以為意,把手上的錢都塞進袖裡,便走到他祖宗身邊替他按摩消氣,也終於記得說出今日來訪的目的:「永樂爺明鑒,孫兒一片孝心天地可表哇!地府批文已經通過,讓我留在這裡陪您守選,您守多久我就守多久,在您身邊打雜掃地,順便抵銷您的罪孽,地藏王菩薩還說我孝心可嘉──」

「是哪個昏官批准你的申請!」

「冤枉啊大人!」

就這麼兩百多年過去,該來的總算都來了,生生死死也看淡了。

朱棣瞇著雙眼,仍是靠在王府後院樹下的藤椅,撲面陰風冰涼,讓他想起昔日塞外長城的刺骨寒風,只不過當年尚需鎧甲抵擋,如今卻習以為常。

朱厚照仍在他身邊,這回卻坐在樹根處打盹,嘴巴微張,睡得腦袋不住晃蕩。照理魂魄不必睡眠,也睡之不著,就不知朱厚照為何隨時隨地都能睡得如此香甜,睡醒馬上又活繃亂跳的樣子,該不會偷偷向趙老大的國師陳摶學藝去了吧?

「啊!」可能是感應到朱棣的炯炯眼神,朱厚照迷迷糊糊睜開眼,伸伸懶腰,打了好大一個呵欠,道:「徽徽好慢啊!不是說去看她爹,今天回來嗎?」

「你擔心什麼,怕長平像你一樣四處亂跑迷路嗎?」

朱棣涼涼道,朱厚照摸摸鼻子,想起先前誤入女真人領地,險些被當獾子射的糗事,便不敢說話了。

兩百多年過去,明朝的外患從蒙古人變成女真人。距離明思宗朱由校自毀長城殺袁崇煥,李自成攻破北京,吳三桂放清兵入關,也有足足幾十年的時間。還記得當年清兵攻破紫禁城,朱由校披髮覆面,前來與他和朱元璋請罪,他也是淡淡一句「知道了」;反倒是朱元璋看不開,抑鬱了好一陣子,讓大明鎮很長一段時間都是陰陰沉沉,想下雨又下不出的樣子。

後來朱由校不知從何得來消息,在故宮午門前長跪不起,自願前往地府邊疆勞改贖罪,虧他默默跪了十幾天,不哭不吵,他大哥朱由檢赧顏跟著來求情,朱元璋和朱棣便了了他的心願,讓趙宋幾個判官帶他找趙桓與趙構作伴開荒耕田去了。

本以為大明滅亡,女真人建立的清朝取而代之,事情也就這樣了。沒想到過了幾十年,清朝幾個早死的皇帝來到地府,蓋了一座盛京故宮在他們東北邊,大明鎮居然也來了一位嬌滴滴的公主,而且地府批文宣示其殺孽不輕,必須守選一段時日才能重投輪迴──她便是長平公主。

長平剛來時鬱鬱寡歡,但朱元璋、朱棣,以及大明鎮眾皇帝都可憐她的身世,極為疼愛這小孫女,好不容易等她敞開心防,找回幾分還是小公主時的天真性情,才對她說出其父死後的遭遇。

「若是父皇心安,作女兒的也就心安了。」

長平公主淡淡道,她大半生獨來獨往,向朱元璋朱棣兩位祖宗請示過後,便隻身前往地府邊疆探望父親,說是今早回來,黃昏卻仍不見蹤影。

「啊!說人人來,說鬼鬼到,徽徽妳回來啦!」朱厚照連連朝來人招手,只見長平一身尼師打扮,脂粉不施,素淨面容帶著一股輕愁。見朱棣和朱厚照都在,便朝兩人行禮招呼道:「成祖爺,壽伯公。」

「怎麼回來晚了?」

「回成祖爺,孫女過奈何橋的時候,遇見幾位轉世回來的趙宋帝姬,與他們的父親徽宗啼哭不休,孫女前往探問,所以就耽擱了。」長平公主娓娓道來,將趙宋帝姬忘不了遭賊兵蹂躪的苦處大略說了,然後是大唐鎮國太平公主把這些帝姬都帶回地府皇家聯誼會公主分會念經祈福,才算暫時解決這事。

「妳父皇跟趙佶兩個兒子在一起,妳出手幫他女兒是應該;武后佞佛,那些公主要祈福,送去她女兒那裡最適合不過──這事妳做得不錯。」朱棣點頭道。

聽聞那些帝姬的悲情遭遇,朱厚照一時嘆氣、一時拭淚,末了撐著下巴總結:「我也好想生一個小公主啊!可惜生不出來……」

朱棣瞟他一眼,他姪孫女長平也盯著他瞧,朱厚照於是清清喉嚨,轉個話題:「別提那些陳穀子爛芝麻的傷心事,徽徽妳拎著那包是什麼?妳爹叫妳帶回來的土產嗎?」

長平微笑頷首,邊說邊將包袱打開,「這是從南洋傳來的『甘薯』,父皇他們在邊荒都種這個吃這個,我便要了一些回來……」

「要怎麼吃啊?洗一洗削皮切切煮來吃嗎?」朱厚照看著那幾個髒兮兮不起眼的甘薯,帶著幾分鄙夷道。

長平側首想了想,「父皇說他們是就地堆土窯燜來吃,我看切開加紅糖煮也可以,不過這裡沒有糖……」

「堆什麼土窯?這麼麻煩,又不是燒青花瓷,我看邊荒種的東西也好吃不到哪裡去。」朱厚照哼道,頓時對這些甘薯失去興趣,倒是朱棣失笑道:「土窯燜出來的才香,妳父皇還挺懂得吃的嘛!」

長平眨眨眼,看朱棣撩高衣袖站起來,拎著那包甘薯,對朱厚照道:「還不過來幫忙堆土窯?」

朱厚照連忙跳起來趕過去,「永樂爺您老人家懂得堆窯啊!」

「在鳳陽的時候堆過,還燜過雞吃。」朱棣隨手把鏟子丟給朱厚照,「我們從前行軍打仗,挖來的山藥芋頭,頭盔倒過來裝水就煮來吃,哪像你們這麼挑嘴。」

「這玩意不用剝皮嗎?」朱厚照乖乖接過鏟子,邊挖土邊問道。

「熟了之後把土窯敲開,皮連著土殼剝下來就可以了」

「永樂爺好厲害啊!什麼都懂!」

想著有東西吃,朱厚照挖得更是賣力;長平見狀,面上慢慢多了幾許暖意,走到兩位祖宗身旁,和他們說著邊荒的種種,朱棣不經意問起朱由檢的飲食起居,長平皆一一答了。

夕陽西下,陰風陣陣襲來,幾人圍坐在熱烘烘的土窯旁,卻不大覺得冷。土窯不時冒出絲絲白煙。朱棣有一下沒一下地搧著,搧累了,便把蒲扇拿給朱厚照繼續搧。朱厚照邊搧邊和長平聊天,問完朱由檢和趙桓趙構的景況,趁朱棣閉目養神,便低聲問起那些北宋帝姬長什麼模樣,是不是和趙佶一樣的方臉,長平但笑不語,朱厚照越是不依不撓地追問。

「徽徽,聽說大唐園種了不少牡丹,妳看過嗎?」

「是啊,太平公主說,等過幾一陣子牡丹開了,便請我過去看花……」

似乎是無窮無盡的黑夜,絮絮叨語之間,卻也不那麼難過了,不也是日升日落又一天嗎?過一天、過一年、過一千年,不都一樣?

花開花謝,總有一天,他一定會見識到的。

創作者介紹

地府皇家聯誼會

Smaragd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